智能or弱智?巨头们烽火狼烟抢占智能家居战场..

今天央行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缘起于周五假冒新华社记者发布的“4月1日起降准”的谣言在微信群流传开来,央行不仅澄清,还向司法机关致函请就此次编造发布虚假信息的行为依法进行查处。

今天央行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缘起于周五假冒新华社记者发布的“4月1日起降准”的谣言在微信群流传开来,央行不仅澄清,还向司法机关致函请就此次编造发布虚假信息的行为依法进行查处。

降准是一个十分敏感的金融信息,会对汇率、地产和资本市场产生深远的影响,央行致函要求查处谣言者,那么未来的降准概率还存在吗?

降准是向市场释放低成本长线资金,从央行立场看,主要是缓解实体经济融资难与融资贵,但是从时间窗口看,与股市走势也是有颇多的关联。

18年4月12和13、16、17四个交易日下跌,沪指跌破了3100点,报收3066.80点,17日晚间周二央行宣布降准1%,释放资金1.3万亿元年,其中9000亿元对冲到期的MLF资金,实际释放4000亿元资金。

18年6月19日,受到多重利空打击,两市跳空下跌,此后虽有反弹,但股市弱势不改,6月24日,央行宣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可释放资金大约是7000亿元。

假日期间外围股市暴跌,小长假最后一天18年10月7日央行宣布降准1%,释放资金1.2万亿元,扣除到期MLF4500亿元资金以后可释放增量资金7500亿元。可是还是未能阻止股市暴跌,10月8日上证综指下跌3.72%。

1月2日股市下跌报收2465.29点,成交跌破1000亿元,流动性堪忧,股指逼近前低2449点,1月3日股指继续小幅下跌,尽管1月4日股市大涨,但1月4日傍晚,央行决定降准1个百分点,释放资金1.5万亿元,扣除到期资金,净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亿元。股指从此开启了反弹之旅,进入了强反弹的模式。

央行每次降准都没有说到是为了股市,是为了实体经济,为了中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但是与股市走势关键时刻遥相呼应,就在于股市上涨的宏观经济基础得以改善,中小微企业占据国内经济十分重要地位,中小微企业好了,经济也会跟着好转,股市成为间接受益者,一季度A股一改颓势,成为全球最牛的指数,上证综指已经临近3200点,创业板指数收复1700点逼近1800点,从股市角度看,已经不需要央行降准的利好支撑,像上周五市场期待央行降准大涨,但是周末央行没有降准,周一股市也是强劲反弹,成交再次突破万亿元大关,市场流动性充沛。

未来央行降准的考量来自于资金利率和宏观经济数据强弱、市场流动性是不是宽裕。

从宏观经济看,一季度数据没有公布,但不会太乐观,但是货币政策具有前瞻性,关键是后期经济走势,三月份PMI超预期反弹,3月31日,国家统计局发布3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5%,环比上升1.3个百分点,重回临界点以上,生产指数和新订单指数均升至6个月以来高点,关键是中、小型企业PMI为49.9%和49.3%,分别比上月上升3.0个百分点和4.0个百分点,说明央行宽松货币政策已经传导到中小微企业上,中小微企业景气度上升,经济大概率会缓慢好转,何况4月份开始实施减税政策更加有利于经济复苏,央行货币政策进入了观望期,没有必要马上降准。

从到期资金和交税造成的资金缺口看,证券时报统计了一则资料,从MLF到期情况,二季度共有11855亿到期,其中4月17日3665亿,5月14日1560亿,6月6日4630亿,6月19日2000亿,依然是一笔不小的数目。4、5月份均为缴税月份,二者合计回笼资金约7000亿,尽管6月财政存款释放可能会带来2000余亿的资金,但仍会造成5000亿的基础货币缺口。就4月份来看,仅仅只有3665亿元,完全可以通过续作MLF来实现资金投放,降准必要性并不是十分的强烈。中国人民银行原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也认为关键是要看宏观经济数据的强弱来决定降准是否有必要,一季度经济数据还未全面出炉,目前不是决定是否降准的最好时机,是否降准仍有待观察,主要需关注经济运行的情况。

挨过了4月和5月,资金的缺口就会显著改变,降准必要性不是看资金的缺口而是要看宏观经济数据的高低。

目前有没有降准的必要,中国人民银行原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认为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存在空间和可能,但是需要结合目前的经济形势和整体的金融市场流动性情况进行全面评估,笔者认为其观点还是很中肯的,宏观经济数据有走强的迹象,降准必要性降低,至于流动性评估,要看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的变动或者是上海同业间拆放资金利率走势,余额宝收益率更是一路走低,7日年化收益率从4%一路下跌到2.4260%左右,下面是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今天的走势,都是下行为主,说明银行间资金还是较为宽裕的。

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来自于新浪网

 不管是从股市走势和宏观经济数据、资金利率走势看,短期降准必要性并不大,何况降准也会有副作用,那就是带来通胀的压力和地产等资产价格上涨压力,尤其是地产对货币政策十分敏感,如果货币政策太宽松,引发地产价格再度上扬的压力,是不利于经济转型的。